搜尋本區留言
 
 
 

 

回貓狗同籠討論區
| 1 |
文章主題:【一年多前蒙台中世聯會協會協助救援的個案?彰化安溪橡皮筋狗】 發表日期:2005/11/19 02:18:36
作者: 豬生狗養貓帶大 IP222.157.*.*
回應 0 篇 | 點閱 5415 次  
您一定知道橡皮筋有啥弁遄I撇開它塑膠的非環保材質難以自然分解的缺點,在日常生活裡,它還算得上是個方便的小東西。但?您知道?橡皮筋可以造成啥傷害嗎?在人類社會中,頂多會被小孩誤食,最嚴重的?大概是被頑童拿來對著人射,碰巧又不幸射中眼睛造成眼部傷害或甚失明。但?對於狗?橡皮筋可以造成啥傷害呢?

不知是何種心態,有人會將橡皮筋或鐵絲纏繞在狗狗頸部,當成一種惡作劇式的虐待,有些人還會將橡皮筋捆在狗狗的嘴部,套在嘴部的纏繞物對狗狗來說,還比較容易將其撥開。但對於頸部的纏繞物,就不是那麼容易可以脫解的開。這些纏繞物長久下來,在與狗狗頸部的皮膚摩擦接觸後,若產生破皮與傷口,問題就會越滾越大。提別是橡皮筋,造成的傷害遠大於鐵絲,因為它其具有彈性,容易縮黏在傷口上,使得傷口急速惡化且更難癒合。受虐狗?最終可能會因敗血症而亡,也可能一直被折磨到纏繞物割裂氣管後才一命斷氣。哀哉啊!對於狗?這雖然只是細細的一條纏繞物,但卻是足可致命的恐怖刑具。

在這塊土地上,對流浪生靈的漠視與殘忍已不是啥新鮮事,人類自認為有趣的無聊玩笑與作弄,對牠們卻是不能承受的痛與折磨。在動保相關的網站上,信手就可瀏覽到其他也是遭橡皮筋之類的纏繞物造成狗狗嚴重傷害的受虐個案。

本文的受虐實錄,是我於二○○四年五月期間所親遇的個案。這也算是冥冥中的安排吧?在離開職場投入soho族後,接到了一個住宅的室內設計案,若非此案,我大概壓根一輩子也不會有機會造訪這位於彰化安溪莊的山坡地住宅社區。也就是在這社區的外圍,我遇見了這條脖子被橡皮筋纏繞的受虐狗。這社區裡外有不少狗狗,有些是住戶飼養的寵物另些則是無主流狗。橡皮筋狗也混雜在狗群裡,這也增加了捕捉牠的難度。而由於在這裡出入將近一個半月,跟這狗群中的一些傢伙混得頗熟(特別是短腿黃一號與短腿黃二號),牠倆可真是對活寶,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再我四抓拿橡皮筋狗的關鍵時刻居然出來亂我好事(詳見以下圖文),牠倆啊?倒是替抓拿橡皮筋狗的緊張過程增添些陳漁躡n
在救援的這段期間前後大約歷經了一個多月,前後有過三次的圍捕行動,前兩次因準備不周與人手不足而錯失良機,終於在第三回,多賴眾人齊心協助下順利將牠擒獲送醫。期間的來龍詳情,請見以下圖文所載!


在各位讀者觀看以下圖文前,在下要特別聲明的是?若您對於寫實的血腥畫面(傷口)十分排斥或恐引起不適反應,請自行斟酌是否繼續瀏覽!這一點還請各位海涵。這些照片絕非灑狗血式的想譁眾取寵,而是想藉最寫實的方式,傳達並控訴人類某些愚蠢與殘忍的行為,對其他生命會造成多麼大的傷害!

◆初遇橡皮筋狗◆



攝於初見橡皮筋狗時,當時我開車跟蹤至牠身邊偷偷拍下這張照片。
這狗狗見我接近就開始吃力的跑著,我猜?對於人類,牠也夠懼怕了
吧?而也閉O頸部傷勢的關係吧?即便是逃跑,牠的頭始終是低垂的



經一段時日的跟蹤尾隨,我發現橡皮筋狗與牠的狗伙伴常躲在社區連外
道路旁的大排水溝橋下休息。那日,我潛行湊近瞧牠頭頸部的傷勢並拍
下此照片。當時發現牠的傷口已發炎潰爛。幾天後,約了一位曾在台中
聯會任職的友人一起前往擒拿,但失敗而歸。(★箭頭所指就是橡皮筋狗)

◆正面交鋒◆



歷經前一回在排水溝處失敗的圍捕經驗後,聽取來自各方的建議,於是改採較保守的策略:不採取任何機即興的誘捕行動,使其產生戒心並生畏逃竄。最重要的是?得確定狗狗出沒的地點與時間週期,以利日後追逮。

經過幾天的盯梢後,我更確定橡皮筋狗的棲息習性。首先?橡皮筋狗都與同一群狗伙伴出沒。再者?已經連續幾天,也閉O天氣熱吧?橡皮筋狗與牠的伙伴開始出沒在社區裡,而且還是在住宅臨棟間的後巷裡徘徊。此舉措讓我蠻吃驚的,因為這群狗其實蠻怕生更怕人的,會出現在社區裡,大概是因為這後巷裡人較少便於牠們遮蔭、休息,另一個我認為的主因是?社區裡正大興土木,不少的建築工人在這進出,每天都遺留下不少的便當菜渣,這些菜尾,就成這些狗仔的主要食物來源。(★箭頭所指就是橡皮筋狗。我已經鬼祟尾隨這群傢伙好一陣子了)



當天可謂來了個天上掉下來的好機會,我才尾隨牠們一陣,就逢一次幾
乎可手到擒來的良機。不知怎了?這群狗平常時倒是很機靈,知道我在
跟蹤後,都會警覺的四散逃逸。但?當日狗群居然自絕其路作伙一起走
上往某戶住宅的後院階梯。上了階梯上可就無處可走必成囊中之物,因
為階梯是通往二樓的客廳入口。於是我逮住這機會佔住樓梯的出入口位
置。這時牠們似乎也驚覺到大事不妙?狗群為首的大黃狗在樓貼轉折平
台上盯我看。(★箭頭所指即是橡皮筋狗,牠也是目不轉睛的注意我的
動態!)



不楊閂偃o群狗的頭頭,大黃狗知道唯一的出口(樓梯口)被我堵死後,開始奮力想攀上扶手想找其他的出路。(★箭頭所指即是橡皮筋狗)



與這群狗狗對峙的情勢雖稱不上劍拔奴張,但由於自己勢單孤身一人,
因此僅能死守樓梯出口,要討救兵更是緩不濟急。正苦思對策、一個頭
兩個大三個眼睛四條腿時,我卻發現到我後頭有些狀況:是「短腿黃兄
弟」出現來鬧場[短腿黃1號(右)、短腿黃2號(左)]!牠倆是這社
區某戶人家收養的狗仔,從我的案子開工開始,就漸漸的與牠倆混熟。
也釣ㄖ琣b樓梯口堵住狗群去路而覺新奇吧?這兩個傢伙居然在後頭似
乎以湊熱鬧的心態在那搖尾張望!



為吸引並安撫這幾隻被圍堵狗狗的情緒,我在樓梯轉角平台上放了些乾狗糧。沒想到?接下來出現了一幕讓我額頭上出現三條線外加頭頂有烏鴉飛過的畫面。(★請注意紅箭頭所指的那條狗)



「短腿黃兄弟」中的短腿黃1號,無視我與眾狗正處於僵持狀態,居然溜了上去,還大口大口的吃著地上的乾狗糧。我猜?橡皮筋狗以及牠的狗兄弟們一定很無奈吧?心想:我們都快被這不知懷啥心眼打啥主意的人逼到無路可退,你這短腿傢伙還有心情在那大快朵頤?



哭笑不得的我趕緊處理這突發狀況?將那鬧場的短腿黃1號驅離。眾狗最後被我逼退到住宅2F入口的玄關處,為首的大黃狗還是不放棄逃走的希望,一直朝外張望攀逃,而橡皮筋狗似乎已擠不出丁點力氣來,只能癱坐在旁看著大黃狗。(★箭頭所指即是橡皮筋狗)



由於擔心貿然接近引發眾狗因情急自衛而反撲或逃竄,我只能藉由相機zoom in,試著捕捉狗狗的傷勢狀況。由這張照片證實,狗狗的環狀傷口的確是由橡皮筋或鐵絲之類的纏繞物造成的,並有腐敗的惡臭發出。



由於傷勢環繞整個頸部的關係,狗狗似乎無法抬起頭來,只能低垂著頭行動,更令我不忍與難過的是,牠的胸前還「配掛」(吸附)有好幾顆的「手榴彈」(吸滿血的璧蝨),這些已吸足血的璧蝨宛如生花生米粒般,看了令人很不舒服。我想牠的不適與煎熬應該是無時不在的吧?



我技巧性的(放開過道)讓不相甘的狗先行離去。大黃狗最先離開現場,最後只剩下與橡皮筋狗毛色、體態十分相近的另一隻狗,與橡皮筋狗同困在玄關處。此時橡皮筋狗面露出無奈卻堅毅的臉神,木然的端坐著。(★箭頭所指即是橡皮筋狗)



由這張照片可清楚的看到,橡皮筋造成的傷痕不僅在頸部,連耳朵根部也受到傷害!



當天巧遇橡皮筋狗自困於樓梯,因見機不可失,期間我也撥了幾通電話求援,無奈不是對方正忙不克趕來,就是電話無回應。由於已近傍晚,僵持下去也不是辦法,只好甘冒被咬的風險放手一試。唉!還真的被咬(還好並不嚴重),衣服也染到橡皮筋狗的污穢物(類似血跡的東西),更氣的是?還被牠給逃掉了,真是「逼唉」啊!怨嘆自己怎那麼沒用,失去這逮獲牠大好機會!若還多一兩位人手,成札鈶簹瑣鷛|應該大增。橡皮筋狗啊!也許那天不是你的luckyday吧!

◆捉拿行動◆



經過兩次失敗的圍捕經驗後正煩惱接下來該如何?承蒙台中世聯會適時出面表達願意出動協助救援,協會總幹事jimmy與保育場侯太太熱心聯繫一位來自高雄,在台灣流浪動物圈內以善使麻醉吹箭著稱的敏敏先生,希望藉由他以麻醉吹箭一舉擒獲這橡皮筋狗。

05.15上午,與總幹事、侯太太與敏敏相約在協會辦公室,正巧遇上東海大學的一群學生至協會進行採訪,學生們知道這次的行動後表達高度的興趣願意一同前往,於是接近中午時,一行人往彰化安溪莊出發。

還好橡皮筋狗當天沒亂跑,才一到現場就發現牠的蹤影。只是牠十分防人,見一行人逼近隨即與一干狗伙伴往山坡密林處逃逸。敏敏先生趁橡皮筋狗往密林鑽的剎那射出麻醉吹箭並精準的命中橡皮筋狗的左後大腿,但牠雖然中箭卻順利的鑽進林子中(★箭頭所指即為橡皮筋狗,在中箭前欲逃入密林時所攝),一行人於是進入密林中搜尋其下落。幸運的是,經過約20分鐘的搜索,順利的找到當時已經因麻醉藥力發作而倒地的橡皮筋狗。



順利捕獲橡皮筋狗後,經驗極為豐富的總幹事、侯太太及敏敏,先在現場對牠的傷勢作初步審視:1.狗狗是年輕的公狗(還不算是成犬)。2.狗狗脖子的傷口確定為細物纏繞(研判為橡皮筋)所導致,但傷口處已不見纏繞物,不過潰傷已十分嚴重。



狗狗下巴處的傷勢潰爛得特別嚴重且傷口相當深。這時?得在麻醉藥的藥效時間消退前迅速將狗狗送回台中醫治。



橡皮筋狗送抵台中的獸醫院後,立即進行一系列的檢查與治療。



經醫師檢查發現,狗狗脖子已找不到橡皮筋或其他纏繞物,研判是已經斷裂或鬆脫,但造成的傷害卻是極其嚴重的。纏繞物由狗狗的右耳根繞至頸部,因此留下一圈極深的環狀傷口。



醫師開始清理傷口,先將傷口處附近的毛給剔除以利診治。



醫師說,在下巴處的傷口,最深處幾乎已深及氣管。



傷口附近的毛剔除後,可以明顯的看到狗狗頸部的環狀傷口。



傷口附近的毛剔除後,狗狗被移往手術台準備作清創手術。



接下來的照片攝於當天手術後?這時狗狗已清醒的坐著,頭上偌大的傷口真令人心驚發麻。



想必這狗狗為這傷勢折磨了好一時日,在經歷這一連串的傷痛與驚嚇後,手術後已清醒的牠卻仍直挺挺的坐在籠子裡,顯露出屬於流浪狗特有的堅強與韌命。這時?牠只是冷冷的看著籠外。

流浪狗?卑微但旺盛的生命力實在令人動容,但就是這種特質,更是令人不捨:拖著半條命不到的身軀,繼續在流浪世界乞食、躲藏,應付外在環境的試煉、病苦的摧殘,以及無所不在?來自人類的虐待與欺凌。與那些動輒尋短的人類相較,似乎這些狗狗更有資格說出「活著好累」之類的話!



醫師研判這橡皮筋狗年紀十分輕。但從他稚嫩但已飽嚐苦難的神情,可約略探知流浪生活的辛酸。



狗狗除了頸部的傷口外,牠還有疥癬病、但必須等到傷口癒合到一定程度後才能醫治,並進行體外寄生蟲的驅除。

◆狗狗的安養◆

而這條橡皮筋狗在醫院康復後由當時的台中世聯會總幹事Jimmy安排,送往世聯會的保育場收養。由衷感謝台中世聯會總幹事Jimmy、侯太太以及專程遠到協助的敏敏先生,若不是這幾位的相助,這條橡皮筋狗在其大限來臨瀑屍荒野前,還不知得受多少的苦。

約兩週後,我造訪了世聯會的保育場,見到了被安置在此的橡皮筋狗。出院後,橡皮筋狗接續的醫療也由世聯會的保育場附設的醫務所負責。(請見以下照片)

您若有心,可以到台中世聯會的網站「寶島動物園」逛逛,給他們打打氣或提供實質的奧援,台中世聯會的保育場收容了上千隻的流浪狗、貓甚至是兔子等其他落難的生靈或被遺棄的寵物,而最重要的是?不論您喜不喜歡狗貓、很希望您可以把【以結育代替撲殺;以領養取代買賣】的動保理念傳遞出去。





回貓狗同籠討論區
上一則: 11/20 大江親子彩繪活動
下一則: 蔡福田的生活
| 1 |


Copyright (c) 2002 www.lalaca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所有-發條鳥森林地圖 / 發條鳥電子報歡迎整篇轉寄
除領養公告可供轉寄轉貼;其他所有文章、圖片不得擷取部分內容私自轉寄或刊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