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留言請先登入
帳號
密碼
忘記密碼
安裝格子窩-不是我家
昨天我們和格子窩夫妻見面,一起去客戶家安裝格子貓牆...
...>more 
 
長得可愛就沒關係
一樣是亂尿貓...........
...>more 
 
死亡
我有一件難以啟齒、覺得慚愧的事情,一直不敢說。...
...>more 
 
 

 


墨墨最後的溫暖,謝謝陳小姐
發條


吃完晚餐,到興農生鮮買東西,結帳的時候,腎衰竭黑波斯的墨墨中途陳小姐打電話來。
[你現在有空講電話嗎?]她的聲音在哭。
我馬上緊張起來:[怎麼了?你別嚇我。]

個性開朗的她,如果打電話來總是講好笑的事情,第一次帶著哭音說話,我覺得不妙。
[墨墨走了...........]她哭著說。
唉!
我知道這一天很快就來,我和她都知道。
只是,當消息傳來,還是有點震驚。

陳小姐墨墨中途,也是咬人金吉拉的中途,她會定期傳簡訊給我報告阿吉的進步。
而墨墨,從進她家的第一天,便須仰賴她餵食,始終不願意主動吃東西。
陳小姐對此也毫無怨言,每天磨腎衰竭飼料、混K/D罐頭和營養品,耐著性子餵墨墨吃東西,兩個多月始終如一。
每個月,她都會帶墨墨去醫院驗一次腎臟指數,前兩天她發現墨墨的體力明顯衰退,跌倒了也爬不起來,所以她帶墨墨去醫院,希望能盡量讓墨墨減緩身體上的痛苦。
但是墨墨住院兩天,在今天下午走了,她連墨墨最後一面都沒有看到。

她說,她對墨墨很抱歉,因為她真的希望在墨墨臨走時,陪她走完最後這一程,沒想到墨墨去了醫院,就走了,她連最後一面都看不到。

我ㄧ邊接過櫃檯小姐的結帳單據,一邊努力想要講能安慰她的話,但是自己也知道,只陪了幾天墨墨的我,又能安慰陳小姐什麼?
從收容所把漏尿的墨墨接出來,牠就待在醫院裡治療。
始終不肯吃飯的牠,也是林醫師和一斤每天輪流餵牠吃飯。
住院10天,接牠回家照顧的一個星期,我每天要提前一個小時起床,學著如何有技巧的餵牠,讓牠願意把食物吞進去。
每次都餵到牠大發脾氣,卻不曾因為生氣咬過我,只是自己生著悶氣呼呼叫。
第五天,牠終於輕鬆的躺在我的床上睡覺,讓我摸摸牠的肚子,但隔天我就按照計畫,帶牠北上給陳小姐接手了。

在電話中,我告訴她,如果墨墨沒有她接手,對我來說,真的會是一個很沉重的負擔。
我無法單獨隔離牠在房間裡,只能將牠關在2層籠子中,回到家再放牠出來走一走,牠總是很生氣自己的不公平待遇,不讓我碰也耍脾氣不肯乖乖讓我餵食。 當時另一個房間又有感冒肺炎的花肥肥,光是要餵牠們兩隻吃完飼料,我就要累趴了。
陳小姐在我手忙腳亂的那段期間,一口答應要接下牠,牠知道腎衰竭的默默來日不多了,所以也不打算送養。
[就讓墨墨在我這邊渡晚年。]她說。

其實陳小姐比我的負擔還重,她有12隻貓,一隻狗,其中一隻貓獨自關一間,因為牠遭遇意外斷了腿,要等完全康復再交給領養人。
咬人阿吉的可怕讓他們夫妻倆都受傷過,只要看到阿吉放風時間到了,她老公就會躲進房間,深怕又被阿吉攻擊。
這樣的情形下,她依然願意接手墨墨。


記得7月底的週六下午,Fitna開車載著我和墨墨北上到桃園陳小姐家,我們看到她客廳的貓漂亮又有點怕生的可愛樣,哀,是折耳幼貓,我馬上試圖去抓來玩。 陳小姐把阿吉放進客廳,讓我看看牠現在的模樣,阿吉變胖了,雖然剃過毛,但是神采奕奕的,看的出來陳小姐很用心照顧。
當然,阿吉一靠近,我就逃之夭夭。
陳小姐喊:[不行!大家都被牠咬過了,就剩下你,這樣太不公平了。]
對啊,我就是看過被牠咬的人,兩隻腳的慘狀才要逃啊!
阿吉最可怕的地方就是撒嬌的靠過來磨蹭,然後忽然張嘴就咬,越是掙扎牠咬越狠。
為了訓練讓阿吉知道撒嬌是對的,陳小姐逼著他老公,在阿吉撒嬌的時候---------不能跑,要維持姿勢留在原地讓阿吉撒嬌磨蹭,如果阿吉張嘴要咬,再趕快躲開。
哇咧,這多難判斷?一失誤就受傷了。

但是他們就這樣訓練著,每天給阿吉吃香喝辣,後來甚至帶阿吉進房間跟他們睡覺.........
現在的阿吉,已經完全變成一隻愛撒嬌的乖乖貓,每天黏著他們,沒再咬人了。

陳小姐接手墨墨之後,不常向我主動提墨墨的事情,我知道因為牠並沒有明顯進步。
但我想,墨墨親人,只要牠還有精神,能在一個家庭裡好好的待著,有陳小姐的關愛照顧,墨墨也會比較高興。

或許怎樣的環境都比不上牠原來的家,但是,也比收容所的隔離區好--------------當時牠一發病,就被移進醫療隔離區,以收容所無法照顧腎衰竭及尿道阻塞的情形,牠很快就會痛苦而死。

因為有陳小姐,墨墨才能在牠這一生最後的幾個月,靜靜的、溫暖的渡過最後時光。

陳小姐在電話中說,她已經請牠先生去醫院帶墨墨回家,她要替墨墨誦經回向8個小時。明天再帶牠去火化,骨灰要灑在她家附近的海裡。

我辭窮之下很白痴的說,呃,可是這樣會不會很破費?

[ㄚ這是我的事啦!我心甘情願啊!這樣以後我想念他,去海邊就可以悼念牠了。]她說。

我當時只想著希望陳小姐可以好過一點,努力想要讓她不要再自責,因為她已經做的夠好了。掛上電話,我騎上機車回家。
路上我才慢慢的想著墨墨,這隻從一開始出現在我生命時,就以他生命末期的姿態呈現的黑波斯,與我短暫的時間相處,然後再轉手給陳小姐的墨墨。

雖然心裡很沉重,但是我知道墨墨是幸福的,在牠最後的時光,是陳小姐陪著牠生活共處。因為牠,陳小姐悲傷哭泣,並且為牠誦經超薦。
我知道牠很幸福,比起很多收容所的貓,被主人遺棄,然後病死在不知名的角落,沒有人在意牠們的生命.............

墨墨真的幸福,陳小姐不要悲傷,墨墨會難過。

謝謝陳小姐對牠的關愛,謝謝。

看討論區

Copyright (c) 2002 www.lalaca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著作所有-發條鳥森林地圖 / 發條鳥電子報歡迎整篇轉寄
除領養公告可供轉寄轉貼;其他所有文章、圖片不得擷取部分內容私自轉寄或刊登
程式設計: ROCK 信箱